收藏本站 | 设为主页
首 页 综合信息 健身气功 教育宣传 宗教与邪教 科普文化 案例选登 在线举报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案例选登

父亲生前信的竟是邪教“三赎基督”

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时间:2016-12-30  稿件上传:liuhuafang

  一转眼,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快三年了。父亲是前年正月离开我们的,因为时间的关系,我母亲建议今年老历六月初五父亲生日那天给父亲过三年。在接触民间反邪教网站凯风网之前,我并没有意识到父亲生前信的基督教是三赎基督,是邪教。

  我家住在陕西省洛南县四皓街道办药王村东洼组。父母生养了我们弟兄三个,一个小妹。小时候,父亲在乡下教书,母亲一个人把我们拉扯大。后来我们长大了,一个个却像长大的鸟儿一样飞了出去。我们三个儿子在县城做生意,妹妹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做了教师,出嫁后在镇上中学教书。老家就只剩下年迈的父母做了留守老人。退了休的父亲没事干,就去街上信了教,因为是退休教师,还做了教会的财务人员。我们本来是反对的,后来看看父亲很热心,因为常去街上,实际上起了锻炼身体的作用,加上身心有依,身体状况相比才退休还要好点,就没有极力反对。心想,就当老人锻炼身体吧,只要他高兴、身体好就行。

  2013年,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,到了端午节过后,我们不得不让他住院治疗。谁知父亲却极力反对。有次回家看到病榻上的父亲,父亲床前跪着的几个头蒙白毛巾的人在祷告,才知道父亲也信了三赎基督。父亲信三赎基督是我舅母介绍的。我舅母住在我们村隔壁的村子,很普通的一个妇女,没多少文化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信了三赎基督。父亲是得病后,舅母来看他,给他讲了三赎基督祷告就可以治病才信了三赎基督。在父亲的心里,基督和三赎基督是没有多大区别的。也是有病乱投医,临时抱佛脚吧,父亲躺在床上,嘴里也在喃喃的祷告,希望他的身体很快好起来。

  六月份,我们强行把父亲送到县医院。经过多种仪器检查,父亲没有什么器质上的大病,经过近半个月的治疗,父亲身体恢复差不多坚决要求出院。父亲出院后舅母又来我家给父亲祷告,每次都来最少五六个妇女,在父亲的房子跪倒一大片祷告。父亲因为信了三赎基督,加上身体不好,也就远离了原来信的街上的基督教会。

  时间到了老历八月,母亲的一个电话又把我和二哥召回了老家。走进院子,看到父亲的一刹那间,我的心一疼,父亲是真的老了。父亲坐在门前的柴垛上,要站起来已经很困难了。我搀父亲起来,明显看到父亲走路时,腿脚已经很不灵便。进了房子,从母亲嘴里才知道,父亲从医院回来后,因为舅母的缘故,他把带回的药都扔进了茅坑。相信诚心祷告就能治好他的病。父亲一直说,我一生清白,没做过害人的事。神会保佑我平安的。父亲因为年纪大了,八十多岁,又拒医拒药,身体是大不如前。

  我和二哥,妹妹(大哥几年前因病离开了我们)在母亲的配合下又一次把父亲送到医院。这次我们把父亲送到内二科,专门治疗内消化系统的科室。因为断续治疗,父亲的身体恢复很差。在医院,除了打吊瓶就是量血压。住了近两个礼拜,父亲还是要出院。

  那一年,父亲住院,出院;打吊瓶,拒药。反复三次,终于趟在老家再也起不来来了。那年冬天,我白天守门市部,晚上骑电动车回家陪父亲。每天晚上半夜醒来,总能听到父亲喃喃的祷告:“我的神啊,保佑我身体快点好起来吧”。隔三差五的,舅母也会带上人来给父亲祷告。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总希望奇迹出现,也想着有一天能站起来。舅母信誓旦旦地说,只要父亲信三赎基督,诚信祷告,再加上她和姊妹的祷告,父亲就会站起来的。来年春天,父亲就会离开病床,就会走到街上去。

  每天夜里,我躺在在父亲的脚下,听着这个八十高龄的老人孩子般虔诚的祷告,心里很难受。我也希望万能的“神”能保佑父亲远离病魔。可现实是,在除夕那夜,我给父亲喝了药,伺候他睡下后,我一直上网看新闻,在空间写心情,和朋友聊天,看看时间过了12点,想着父亲终于挺过了这个冬天。因为太累,我躺下就睡了过去。半夜醒来,却再也没听到父亲的祷告了。拉了灯,喊父亲不应。爬过去看了,父亲已经停止了呼吸。

  父亲本来信的是基督教。因为得病信了三赎基督,相信三赎基督能治好他的病。这个可怜的老人虽然像个三岁的小孩一样虔诚地信奉三赎基督,虔诚的祷告,而那个自称万能的“神”却并没有救活父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