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 | 设为主页
首 页 综合信息 健身气功 教育宣传 宗教与邪教 科普文化 案例选登 在线举报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宗教与邪教

邪教对信徒情感改造三步曲

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时间:2016-11-15  稿件上传:liuhuafang

  邪教之所以是邪教,其最大的危害就是改造了人的情感,让人没有了正常的情感,没有了正常人的正常生活所需要的习惯的情感认知。正是这种正常人的情感的被改造,才显现出了邪教的危害。同时,邪教教主往往以改造信徒的情感来实现自己的目的。

  经过近些年对国内外邪教的观察和研究,笔者将邪教的情感改造简要地归结为情感毁灭、情感构建、情感依赖三个阶段,只有当这三者全部完成之后,邪教的情感改造才算最终完成,邪教信徒就处于死心踏地、顽固不化、见了棺材也不落泪的状态。

  ——情感毁灭

  人是感情动物,不仅有喜、怒、哀、乐,而且有七情六欲。不仅对具有血缘关系的人,朋友、同事有同情心、怜悯心,而且也可能对与本人毫无关系的人产生同情心、怜悯心。

  人的情感有的是与生俱来、基因中就有的,而很多情感则是后天培养和学习得来的。也正是如此,情感就可以通过某种方式,或种某说服将其从人们的头脑中去除掉。而要去除,甚至是毁灭一个人与人俱来的情感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。但邪教教主往往就能做到。

  邪教教主对人的情感的毁灭采取的手段看起来十分简单,但往往十分凑效。如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在毁灭人情感上就是“高手”。他本是父母所生,但他为了让信徒们毁灭与家庭、父母、儿女之间的亲情,他就大逆不道地喧称自己不是父母所生,父母不是他的父母,不知道自己从什么地方而来。并告诉他的信徒,你们的父母也不是你们的父母,也不要把他们当成父母;儿女也不是自己的儿女,也不需要当成儿女对待。之所以有这些人的存在,都是为了修炼而存在的。并且一再喧称要“去掉对亲情的执著”、“对七情六欲的执著”。

  情感毁灭的过程是一个痛苦的过程。但邪教教主会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给予信徒“看得见摸得着”的实惠,不断为你灌输、许诺你想得到的东西。如法轮功的“下法轮”、“法身保护”、“上层次”、“得福报”、“全家受益”等等。使得信徒虽然痛苦,但又在“不知不觉”中毁灭了情感。

  正是邪教这种对信徒情感的毁灭,邪教信徒无一不是冷酷无情,无情无义之人。

  ——情感构建

  由于人是情感动物,即使是一种情感被毁灭,必须有另一种情感来填补或代替。否则,这个人就会一天都活不下去,就会成为行尸走肉。

  邪教教主似乎深谙这一点。他们一方面极力、彻底毁灭信徒们的人类社会正常的、普通的、与生俱来的情感,但同时又构建一种新的情感,这就是所谓的“信仰团体情感”。

  构建“信仰团体情感”也有层次区别。如在法轮功邪教体系中,以李洪志为教主,他是“师父”、“师尊”,“信仰团体情感”的建立和中心围绕着李洪志,以他为顶层。但李洪志现在逃到了美国,大多数信徒听不到他“讲法”,无法与他接触,于是,就有了站长、辅导员、老师、学法精进的同修,由他们/她们建立起来的所谓学法、传法、弘法的“信仰团体情感”寄托组织。李洪志一再强调,只有“走出来”的活动才是有效的,个人“不出来”是“不精进”的表现。

  显而易见,邪教的情感构建必须以情感的彻底毁灭为基础。情感构建的过程,是情感毁灭巩固、强化的过程。一般而言,邪教信徒处于这个过程,还没有完全构建起一种“信仰团体情感”的时候,教育转化或干预成功的基率是比较高的。反之,成功率就会低,甚至不可能。

  ——情感依赖

  美国著名作家康韦和西格尔曼认为:邪教信徒的所谓“没有情感”,就是主动抑制自己的情感反应,最终会使自己变得麻本而没有感情。“最终的秘诀就是屈服”,“就能有效地获取成员的服从和依赖,从而最终稳固其控制。”而这里的所谓“没有情感”是没有正常人的情感,没有七情六情的情感。

  显然,邪教信徒的情感依赖就是对邪教教主的依赖。著名心理学家和邪教研究专家玛格丽特.辛格认为:成员们为获得一种安全感和使命感,他们害怕离开,变得依赖教团。

  这种所谓对教团的依赖就是一种情感依赖。邪教信徒经过情感毁灭、情感构建,在他们/她们的心目中、生活中、目标中,只有了所谓的教主给予的所谓信仰,情感中只有了给予他们/她们信仰的教主和教团——而信徒在表现形式上是依赖教团,但其实质是依赖教主。因此,他们/她们不能离开邪教组织、他们/她们无法离开邪教组织。因为他们/她们投入了太多的、甚至是全部的情感在邪教组织的信仰上,要回归社会、回归家庭已经是不可能。

  而这,正是邪教教主要达到和实现的目的。一旦信徒都完成了情感依赖,培养出了一种“无能、恐怖和依赖感”,这些信徒就变成了“无条件服从那些被视为神圣合法指令的人”,并且,“一个可供支配的代理人在没有外部控制时,也能可靠地持续执行集体意志而不会顾及他自己的私利。”

  无数事实表明,邪教信徒一旦到了情感依赖这一步,也就可称为“死不改悔”了。